青花瓷路灯旁,有人炒年糕

作者:祝汉文
作者:祝汉文
发布时间:2020-05-28 09:46 阅读: 点赞:54

  很有趣,景德镇的街道社区一些道路路灯竟然两三米高的青瓷,要我眼前一亮,心里暗叹:景德镇,不愧是上千年瓷都啊!就在这其中某一青瓷路灯下放置的路边小吃,要我经常想到以前吃过的炒年糕。

  那摊点并不大,当我们靠近时,见三张旧木桌旁零星坐了些人,地面上撒落了些使用过的卫生纸与木筷。旧三轮车改装的简单实际操作台子上,双头燃气炉的火烤得旺兴,炉旁手和脚利索颠炒着绿豆糕的老大姐拼劲更旺。冒烟喧嚣下,锅中滚翻着红的辣椒酱、黄的生鸡蛋、绿的葱段、白的年糕片,颜色艳丽,味道焦脆亲近。

炒年糕

  炒年糕端上菜时油光四射,但见辣酱、郫县豆瓣酱、生抽酱油、酱油等像一群成熟的化妆造型师,七手八脚给本来口味淡淡雅的年糕片施朱著粉,大明湖畔的夏雨荷摇身一变变成喝断当阳桥的猛赵云,以粗咸特辣摆起气势尝试吸引一切苛刻的味觉。

  那是我与炒年糕的第一次相逢,好奇心的口角分外爱惜与他们的每一口亲近,观察他们的溫度、气场、层次感与味道。相比口味淡,咸辣也是高效率,常常易如反掌给人口角迎面一击,以蛮横诱人的激情,叫人猛然情绪高涨、山呼舒服。

炒年糕

  绿豆糕劲道、软糯不粘牙的口味讨人喜欢,与粿条、河粉、肠粉、碱面条、米糊等对比,它的层次感更显厚实壮实。棉里藏针般持着彼此之间的劲道,是它虏获吃客的宝物。吞咽绿豆糕时嘴中一缕缕的大米芬芳,欲情故纵。

  炒年糕,并没有我景德镇之行的方案食单中,它仅仅个意外的惊喜。这如同一只去小河边打鱼的猫,没到小河边便逮住了只成色出众的鼠,自然喜上眉梢。当我们从衡阳乘坐慢吞吞的绿皮车凌晨三点多抵达景德镇后,投宿在火车站附近的小旅店,酒店客房门仅用一根一次性筷子当防盗器。空落落的静寂中回转绵绵不绝的耳呜与暗自发病的"被害妄想症"影响了我的睡眠质量,天明以后仍一些发昏。但千里迢迢千万里寻味本地早饭,除开维持求知欲,更应有自控能力,幸而这个方面是我。

炒年糕

  冷粉,就是我心中中景德镇早饭的顶尖。碱水粑、煎炸白汤、饺子粑、牛骨粉、油条包麻糍等略逊一筹,他们皆称之为景德镇人舌尖上的美味的自豪,尝新好奇的匆匆过客自不善错过了。

  晨风繁花落尽,穿行小巷,追寻早饭,无意间瞧见对门马路上青瓷道路路灯周边有一路边小吃,挂一纸"炒年糕"。奇了,怎么会在景德镇碰到炒年糕?

炒年糕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祝汉文 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s://www.the9du.com/meishi/zhishi_405.html
上一篇:油渣的恋炼与风尘,原来是这个滋味
评论
0条评论